荣篱

  卢远香

  消失了6年的业绩报酬又在公募的证券投资基金中出现,而基金以外的理财产品,业绩报酬已成行业常态。尽管如此,公募基金的业绩报酬仍然没有得到市场的认同。

  同样是基金公司的客户,“百万富翁”——专户理财投资者所获得的待遇,显然要远好于普通投资者——公募基金持有人。

  撇开公募基金不谈,我们先来看看从事实业经营的公司。MBO、股权激励越来越被市场所认同,股东为了获取更好的业绩,也愿意拿出一部分股权奖励给公司的高管层,在他们看来,这是一个相当合理的对双方都是公平的交易。那么,为什么同样的交易放在公募基金就显得不合理,要被禁止呢?

  半年报中的数据显示,公募基金管理的资产在上半年合计亏损4397.5亿元,创史上第二大亏损,但基金公司计提的管理费收入却同比增长18.5%。

  有几种反对的观点。一种是认为,赚钱的时候,基金管理人要提业绩报酬,亏钱的时候又不赔,双方不对等;另一种观点则认为,业绩报酬可能带来基金管理人急功近利,短视操作———据说,这是当初禁止业绩报酬的原因。上述说法不是没有道理,比如,去年基金确实为持有人赚了不少钱,但这主要是基金管理人努力的结果还是牛市带来的?收益率超越业绩比较基准的有多少?再比如,上市公司的股权激励的行权期限也有相当长的时间,而不是以一年的业绩作为提取报酬的基础。

  相比之下,去年9月份推出的基金专户理财产品是为持有人创造6%以上的收益后才提取业绩报酬。

  但是,这一切并不是反对基金管理人提取业绩报酬的理由,而是寻找一个更合理方式的动力。

  另外,与其他绝对收益产品按月提取报酬不同的是,专户理财产品还约定在客户退出或是产品结束时才计提报酬。显然,与公募基金业务亏损照样计提管理费不同,基金公司在做“富人”这笔生意时,更重视持有人的利益。

  从2002年开始,监管层要求

  业绩提成激发正收益

开放式基金在发行时公布其业绩比较基准。这是一个很可以好好利用的指标。所谓业绩比较基准就是基金管理人向持有人宣称的“我的管理目标”。当持有人购买了这只基金,也就是认同了这一管理目标,达标与否就是衡量管理人水平和努力的准绳。一个管理人严格执行业绩比较基准的投资比例,带来超越比较基准的收益,这就是“超额完成任务”,值得嘉奖。同样的,出于公平原则,如果管理人远远落后于比较基准,也应有相应的惩罚。这一方法的重点在于,基金管理人必须严格遵守“业绩比较基准”的投资比例,比如,一个以“沪深300*70%+国债指数*30%”为业绩比较基准的基金,长期持股比例保持在90%以上,以此获得的超越基准的业绩是以让投资者承担更大风险为代价,这样的“超额完成任务”不应该得到任何奖励。为了解决业绩报酬带来的“短视”问题,还可以将“是否超越比较基准”的考核期拉长。

  进入9月以来,一年期的基金专户一对多产品陆续到期,进入清算验资环节。与此同时,合同中有关业绩报酬的提取条款,也引起了投资者的密切关注。因为这些不起眼的细节,会直接影响到他们最终的投资收益。

  令人遗憾的是,现下的基金不要说资产配置大起大落,就连号称“大盘精选”
的基金也完全沉迷于“小盘股”中,比较基准形同虚设。在这样的情况下,基金管理人提出要索取业绩报酬的要求就很容易让投资者理解为“牛市想分一杯羹,熊市想旱涝保收”,得不到市场理解是可想而知的。

  9月9日,一对多业务迎来了首只到期的产品——添富牛-光大-建投1号。根据汇添富的公告,该产品最终实现了年化16.7%的净值增长率。

    新浪声明:本版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16.7%的净值增长率,已经扣除管理费、托管费等相关费用,但还没有计提业绩报酬。”汇添富专户人员称,根据产品的约定,汇添富基金将对产品年化收益超过6%以上的收益提取20%的业绩报酬。据此计算,投资者获得的投资回报为14.56%。

  值得注意的是,一对多的业绩报酬一般是在产品到期结束抑或是投资者赎回时才提取。

  这意味着产品的净值增长率中尚未提取管理人业绩报酬,投资者最后能拿到多少回报,还得看业绩报酬的提取情况。

  从2009年首批发行的一对多产品来看,所有产品都规定了固定的业绩基准,只有当收益率高于业绩基准时,基金公司才能对超过业绩基准部分的收益提取业绩报酬。

  对于业绩基准,专户产品规定的收益率在5%~10%之间,其中收益率为6%的产品占大多数。以首批发行的13只一对多产品为例,业绩基准为5%的产品有1只,10%和7%的产品各有2只,8%的产品有3只。而剩下5只均为6%的业绩基准。至于业绩提成方面,多数产品提取20%的业绩报酬,少数产品的提取比例是10%或15%。

  谨防收益过山车

  在追求绝对收益的产品市场,主要有阳光私募的信托产品、券商资产管理的集合产品以及基金专户一对多产品。而有关利益分成机制,最早是源于阳光私募以及集合理财。

  2004年底,私募基金赵丹阳发行了第一只信托产品,规定对实现的收益提取20%的业绩,并在每月开放申购赎回时提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