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没有深入研究区块链技术之前,我对“分权制衡”能否成为一种系统运行的算法,并没有具体的思考。尽管我坚定地认为,分权制衡可以成为社会的一种共识,一种机制;而且是一个国家要文明发达的必然组织架构原则。但随着对区块链技术及各种数字加密货币研究的逐渐深入,终于将“分权制衡”与“计算机算法”关联了起来。这也是一种思维的突破,在原来的知识体系中,欧美日那些以分权制衡原则构架起政体的国家案例,也没有将分权制衡原则当作一种算法而开发出一套计算机系统,直至区块链技术知识的出现,终于使“分权制衡”也能与“计算机算法”直接关联了起来,并有可能最终形成真正去中心化的计算机网络生态系统,从而从基础应用上引导一个社会走向造就通向文明发达的分权制衡政体。在比特币火爆之时,我也仍然困惑比特币的形成机制竟然建立在高性能计算机拥有的数量上。尽管有不少人一直认为这就是去中心化的。但怎么看依靠的仍然是中心化集中的优势。尤其是随着比特币价格的狂涨,吸引了更多的大资本涌入。他们凭借资本的优势,控制着更大比例的矿机,并以规模化优势而占据电费更低廉的地方,自然获得了更大比例的比特币数量,呈现为一种中心化寡头垄断的格局。这种格局当然绝不可能是去中心化普惠的。比如说2014年的一个数据,btcGuild、50BTC、ASICMiner三大矿池已经占据全网64%的计算力,这意味着当时三大矿池若联手,将足以对比特币网络发起51%攻击。黑客丹·卡明斯基(Dan
Kaminsky)在2013比特币大会上表示,比特币网络存在系统性风险。而对于据认为是区块链2.0的以太坊,EOS的创始人--知名人物BM(Daniel
Lariner)在2018年6月份的推特中明确指出,只要有三个矿池拒绝处理交易和区块,以太坊网络就会停止运作。但他力捧的EOS其实也好不了哪里,知道超级节点的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货币的发展就是一个不断自我瘦身的过程。科技越进步,商业社会越发达,我们的支付流程就越简单,所消耗成本也就越低。从石币到银票,从纸钞到银行卡,再从银行卡到如今正火的数字货币,无一不验证着这一道理。

因此,不仅仅是实体货币,虚拟货币的发展同样是一个不断自我瘦身的过程。目前来看,币圈最火热的币种莫过于比特币、以太坊以及EOS,这三种货币正好也代表着区块链技术的三种不同阶段,即区块链1.0、区块链2.0和区块链3.0。

如果用神话故事的角度来谈论数字货币,你可以将以太坊和EOS想象成圣经中的两兄弟:一个年长,一个年轻;一个是久经沙场的将士,一个是意气风发的新兵;表面相似,但本质上却截然不同。

而以太坊和EOS作为所有dapp和公链的底层基础,在“谁才是最顶级分布式应用平台“这个问题上,双方的支持者一直争议不断。去年7月,EOS横空出世,初次向以太坊发起竞争。那时,“兄弟俩”的关系看起来还很和谐。而现在,加密货币领域的权威人物已经开始挑边站队,有人吹捧EOS可以解决以太坊的所有问题;也有人认为没有任何竞争对手可以取代以太坊作为主流竞争币的地位。

以太坊和EOS,这一场“兄弟之争”,最终将花落谁家?

兴发首页xf881 1

  1. 对抗中心化的能力

以太坊联合创始人V神已经通过将以太坊共识算法转换为工作量证明和权益证明混合的机制来抵制集权化——它允许任何人使用笔记本电脑参与共识。

另一方面,EOS正在根据股份授权证明机制DPOS(Delegated Proof of
Stake)进行运作,所有利益相关方投票选出21个见证人来掌握所有权力。选举是连续性的,任何见证人都可以通过投票被其他人代替。

如此看来,以太坊在抵抗中心化的方面要更胜一筹。但是,也有人担心矿池可能会给它带来趋于中心化的风险。从本质上讲,利益相关者通过加入矿池的行为来选择他们喜欢的矿池,对特定的矿池授予权力,这就像DPOS机制的选民投票选举见证人一样。

  1. 抵御黑客攻击的能力